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萍儿的博客

所有日志有一百五十三篇,为什么显示所有日志只有五十四篇?

 
 
 

日志

 
 

派出所街道办事处再度合谋实施土中物计划--谋杀索梦羽  

2010-08-05 17:36:31|  分类: 裸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2010年7月8日上午9:30时--9:35时

    地点:索梦羽2006年1月4日至本案发案居住地管辖社区平安居委会办公室里

    作案凶手:平安居委会办公室副主任丁伟

    工具及手段:福利副主任(主要分工范围是垃圾管理)丁伟(男,龄50岁余,有一子,龄近22岁,身高近1.77米,高中毕业,一度在超市出口--效验出售商品和电脑小票相符后盖电脑小票印放行购物者;2009年转行入大型中餐厅做服务员传菜生,发案后,每天夜晚出入在QQ网吧,查是哪些孩子跟谢小卿一起玩)的左手抓住索梦羽因夏(2010年)炎热扎在头顶的辫子图片 001

图片 001图片 001下拉索梦羽头弯腰成90度、右拳从上向下挥砸索梦羽左后胸、左颈椎图片 003

图片 003图片 003图片 001

图片 001图片 001、左后脑十余拳;

    平安居委会办公室戴眼镜青年女职员起身走出办公桌随叫声:“丁老师、丁老师、丁老师、丁老师、…”靠近丁伟身体左侧(--是假象制止、是欠缺类似经验、还是因况紧急来不及思考采取何等手段制止、还是认为现场丁老师的行动只是例行公事、敷衍而已,居然不知道求援窗下菜市场?),并且动手制止被丁伟左胳膊一顶、右拳改变战术从下向上抄击其左前额、左头顶、左太阳穴、左眼图片 002

图片 002图片 002、左耳前方脸、鼻、嘴图片 001

图片 001图片 001十余拳

    现场:索梦羽来梅台巷23栋西4门北和梅台巷21栋西4门南空地建房二楼平安居委会办公室里,向平安居委会里坐在办公桌办公的戴眼镜青年女职员(以下简称女职员)打招呼:“你好!请问,徐主任不在呀?” 女职员:“徐主任上午来不了,去开会了”索梦羽:“我到派出所报案后,派出所提出必须由居委会落实后通知派出所,我说给你听,请你转告徐主任,行不行?”女职员:“行,你说”索梦羽:“还是2个多月前来这里讲的关于梅台巷23栋2门4楼东的狗关在《恒春茂药店》仓库一事” 面对墙蹲在办公室内靠近门角落丁伟:“不在!滚!(起身180度转直视索梦羽)再来!老子打死你个婊子养的!”索梦羽视女职员:“我是按照管理这个社区的警察规定来反映情况、不是来找《你个婊子养的》”丁伟迅速作案,见脚地现血,丁伟纳闷,计划露出了破绽--内出血怎么因失误--猛力、急速,转换成了外出血?丁伟停止了,索梦羽晃了一秒钟站稳、用一秒钟审视了女职员、丁伟,转身下楼离开了梅台巷,丁伟紧跟下楼,只有向疯狗一样在菜市场一路狂叫:“她个婊子一上楼就骂我是婊子养的!…”的声音,没有任何询问的行动和声音

    作案直接指使者:A平安居委会办公室主任徐常娟(女,龄有25岁,已婚生育一后代)兼党支部书记、B中山路街道办事处金书记(男,龄近45岁)、C中山路派出所副所长龙昌林(男,龄近45岁)

    A、2010年4月清明后的一天,《恒春茂药店》售药员黄(女,约50岁)、申(男,约50岁)和居住梅台巷23栋2门4楼东陈{女,近30岁,在红门路长途公交车站销售车票,丈夫周的前妻张[(据说是领了结婚证的)现《沙市六中学》舞蹈音乐老师(1999年,业余时间在健身房教跳舞,被土中物计划挪用谢小卿抚养费逼进健身房的索梦羽不愿意大量挪用谢小卿抚养费而送一件香港衣服给张--有两件同花同款式不同颜色,一件和白色长裙、太阳弥你裙送给了索梦羽初中同是高中同学、当时的《津奥量贩店》人事部经理李世红)]由于现家婆魏(夫妻原北京户籍,现有沙市户籍史近40年)因1999年沙市《金手袋(套)》大案入狱数年而改嫁(于2007年、2008年生一女,婆婆在大赛巷卖《刘刘砂锅居》,不清楚婆婆、丈夫哪一个是姓刘,丈夫在《保险公司》工作)后,经介绍,约2003年结婚、2004、5年生育一女}在仓库门前,售药员黄、申拉开仓库卷闸门,黄指着索梦羽摆在仓库西墙与原护士宿舍门东墙之间以北处的柜子(为了挡住湖南籍开酿酒厂李魏夫妻及丁伟等黑市非法监视):“这个柜子需不需要她移开?”陈:“不需要!有它才有保证!”索梦羽闻声出屋,陈随黄的视觉转身笑视索梦羽:“我家装修!我们成邻居了!”索梦羽:“你住这里?”陈:“做仓库堆放杂物!打扰了!”索梦羽:“你租你的,打扰我什么?”第二天上午9:00时过,陈牵了两只狗,一只是战獒、一只黑白色大过战獒,晚上21时左右,陈来喂狗饭,狗跃起扑向陈同时狗毛飞起在空中飘,索梦羽:“你堆放杂物在哪里还有地方?这里是不是小了?”陈“说这么多废话搞什么?”一周后,陈在仓库门前对申:“这里漏!”申:“天晴后,过3、4天,来修补”一直没有修,补贴给了陈¥仟元,陈的家公(租房前一周,主动登门用接近标准的普通话袭击索梦羽:‘我花¥2块钱买你这块板用去安装屉子底,你拆掉这桌卖这块板给我!’索梦羽不同意,带其到23栋2门1楼西卖莴笋刘、杨西隔壁、在21栋开洗澡堂的仓库介绍买板,其沿路叫:‘不要!要你的这个桌拆的板!’开洗澡堂的老两公婆分别:‘没有卖的!’、‘没有!没有!自己用!才买来的!’其人还恐吓索梦羽:‘我本是北京人,来这三十几年了,我在这住的时间比你长,现在住4楼的是我儿子、媳妇,你住来不久我才搬走,我现在需要这板急用,等你以后有了,对于我来说就用不上了!’)周购买了一个全新四脚滚轮的铁狗笼底佩两个约70厘米X40厘米铁盘,5月24日,连狗又一次回到了《恒春茂药店》仓库,陈开始训狗入铁狗笼,狗习惯入铁狗笼后,铁狗笼被陈搬在靠着谢小卿睡觉的床一墙之隔的地方,狗尿顺流到卷闸门外,狗尿臭曼延到谢小卿睡觉的屋里屋外,索梦羽视陈:“水厂从《恒春茂药店》收回了这间屋已经不是《恒春茂药店》仓库了,《恒春茂药店》无权租给你了”陈:“我是原来租的,租金还没到期!我有权利使用!”索梦羽找《恒春茂药店》售药员申:“水厂已书面解除了房屋出租合同、收回了的屋你们还出租养狗?”申:“我们都不管!你管这么多干什么?你是派出所查户口?这都不是你管的事!”(至此以后,申天天晚上21:00时左右出现在索梦羽捡废品的《文化宫路》一段,观察是什么人在和索梦羽交往);每天上午9:00时左右,陈从打扫卷闸门内的垃圾就地堆在卷闸门外(主要是狗毛

http_imgload[19]http_imgload[19]


 

http_imgload[23]http_imgload[23]

http_imgload[27]http_imgload[27]和狗吃饭剩的食物,都是由索梦羽清理)、端两盘狗尿和毛倒在《八一旅社》楼梯下面被原卖护士开水的王熊夫妻为修厕所而封了的下水道口处过度到不打扫--狗尿直接倒在卷闸门内、一袋狗屎倒在25栋东1门垃圾洞外面,被索梦羽捕到:“你怎么倒到这里?”陈扮婴(蝇)儿:“嗯-,倒到哪里呢?”

    4月、5月,索梦羽如实反映到平安居委会办公室于主任徐常娟,其中一次,居委会办公室全体办公人员都在,索梦羽就地等了近1个时辰,徐常娟(暗示丁伟轰索梦羽滚或者执行土中物计划-:拳头里出政权--打!)一次歪头叫丁伟:“丁老师,是不是需要陪她去看现场?”丁伟:“哦?”了一声,和徐常娟兑换了视线,20分钟过去了,徐常娟叫坐在西桌的20来岁的矮女办公人员(徐常娟叫小杨)随索梦羽看了一眼25栋东1门垃圾洞外面的一大堆狗屎,小杨:“这里有无大型收集垃圾处?”索梦羽:“有,修建的25栋3

http_imgload[20]http_imgload[20]、4门垃圾洞”交代了一声:“居委会只有调解,和她商量能不能倒到其它地方”走了,然而,狗屎仍然在倒;半月后,索梦羽找居委会办公室小杨落实,徐常娟堵住小杨的嘴,急回答索梦羽落实的内容:“你说应该怎么办呢?我们全都是学生,不清楚,要请教老师(暗示丁伟的任务来了--是时候武力镇压索梦羽了,居委会办公人员统一对丁伟的尊称--丁老师)!”严肃粗声打发索梦羽走:“有廉租房你为什么不住?在这里半天,看到了,大家板凳落屁股了没有?都很忙,麻烦你--两个山字一登!请出!”其实居委会职员一直是坐在桌前在办公,索梦羽强调:“廉租房必须本人申请后、经核实、批示才能分配,我都没有申请,为什么要诈骗!我的房屋是案件!为什么要我掏钱住屋支持罪犯抢劫我的住屋?现在我请示居委会制止社区内正在发生的违法犯罪行为,为什么居委会再三不理?我住在平安居委会5年里有没有做过违法犯罪的事?而是本辖区有肇事、主动袭击我行为、并且正在发生!”为此,索梦羽到街道办事处找不着金书记,反映给仁主任:“2008年11月16日肇事发案--覃章凤死了开始,这只战獒天天晚上天一黑就撕心裂肺的叫,叫得人心惶惶,这个陈毒打了它一个夜晚时长两个多小时,这只战獒仍然坚持晚上天一黑就撕心裂肺的叫,2008年11月16日案肇事者受不了这只战獒的叫,才出策锁到《恒春茂药店》仓库,计划我和孩子一起陪葬这只战獒;问陈夫周‘关的是被你的女人打过的狗?’周逃避‘她从来不打狗!’‘去年冬天,大概12月份,晚上才7点刚过,狗叫得让人肝肠寸断,她不让狗叫,就拼命殴打了两个多时辰’周掩盖‘哦,是因为她身体不舒服,狗叫影响了她休息’”仁主任现场打电话于平安居委会办公室联系主任徐常娟,提出狗养到其它地方、强调不要再发生类似于2008年发生原梅台巷23栋1门3楼西的狗受主人控制咬索梦羽案[案发时间,平安居委会办公室主任是徐常娟,索梦羽天天在平安居委会办公室反映原因以及因被蔡玲案生恐惧受控制的索飘然为适者生存而通力合作谋杀集团(参杂在荆州市政府、区政府、市政法委及各基层下属执法部门有市检察院市法院市司法局市公安局、区政法委及各基层下属执法部门有区检察院区法院区司法局区公安局、市教育局、区教育局、市民政局、区民政局及其深入到基层)阻止索梦羽留在医院陪伴、制止索梦羽进医院探视、坚决不让索梦羽照顾卧床的亲生母亲覃章凤,而徐常娟在怠慢同时观察索梦羽的过程中的表情已充分显示了徐常娟知医院的一切计划]…平安居委会办公室主任徐常娟仍然未处理。

    B、2010年6月29日上午8:25时,中山路街道办事处金书记在梅台巷25栋东1门笑视正在铲垃圾装入车的清洁工:“我在路上遇见她讲你的垃圾车停放不对”清洁工:“我停在那里(路口)”索梦羽:“曾经有无数次是现场停放,今天没停靠在屋墙是我没睡,坐在外面看见了,才停在路口是借风吹臭气近屋熏我的孩子,早上7:20时垃圾车就拉来了,现在是8:25时,停了一个小时!”金堵住索梦羽:“我已经跟他说了,再不停了,行了,没什么事了!”索梦羽:“去年有没有到办公室投诉垃圾不是一日一扫两清、日日清,而是三天一扫一周两清一事?”金:“有”索梦羽:“讲我在路上遇见你是什么意思?梅台巷23栋2门4楼东的狗关在《恒春茂药店》仓库狗屎倒在这里一事找居委会投诉了无数次、这个屋(梅台巷23栋1门1楼西原卖开水给护士)最近又养了一只猫猫屎尿全倒在这里,垃圾洞的门安锁是锁住垃圾,堆在外面是什么意思?垃圾洞的门安锁的实质[是近4年时间观察索梦羽每天对垃圾有移走,计划中用垃圾熏谢小卿肺落空而改变计划:加强管理、充分让垃圾发酵生霉后,通过铲垃圾装入车的清洁工的手熏谢小卿肺实施预期计划达到谋杀的下半计划致死谢小卿的目的--是因为2005年3月22日傍晚,在广州新市百信广场,由邓延伟一手策划、开废品站的李亚生全力合谋,谋杀谢小卿致死案:观察谢小卿在百信广场活动的内容是玩电脑游戏机看书看电视和固定时间会在广场外找索梦羽拿饮食,掌握了索梦羽广州新市百信广场的作息时间规律,选择了3月22日傍晚的一场阵雨、亚热带的一场暴雨断开了去广州新市百信广场附近废品站卖废品的索梦羽和谢小卿的固定联系时间,李亚生废品站前面的几间废品站(有河南人崔吴夫妻开的废品站、其中有一间广东人开的较大的废品站搬家后、还剩一间是另一对广东人开的较小的废品站等四间),索梦羽又经过李亚生废品站来到其它两间废品站居然提前下班关门了,只有进了李亚生废品站,应该是李亚生妻的亲生兄弟龄有40岁身高在1.70米内的陈和一男龄约20岁青年二人在,陈接了一个电话,在通话过程中,直视了索梦羽后,应了一声,关了手机,一反常态礼貌收了索梦羽的废品,见索梦羽要走,热情留下索梦羽,陈对青年交代了一声后打着雨伞匆忙离开了,索梦羽只是认为当时的现场对索梦羽自身无伤害,就没有冒雨赶路,只是担心谢小卿应该是在家乐福的超市里没出来,15分钟过去了,青年接电话的一秒钟内,索梦羽拔腿离开了废品站,快速需要10--15分钟到百信广场,每天和谢小卿的固定联系的地方及周围不见谢小卿,急得四处打听,有一个人告诉索梦羽:‘你的孩子被警察带走了’索梦羽追问是什么事?这个人不肯讲,只是回答:‘天黑前大厦停电后,你的孩子出来找不到你,后来下起了暴雨,你的孩子就被警察带走了’索梦羽不敢相信,加快了步伐,奔到《中华鞋业》的店、入门,对龄有20岁瘦脸型身高在1.55米广东女营业员打听,坐在最里面收银桌的男老板姓代(妻姓梁,生育三后代二女一男,当时男孩有4岁左右)龄有40岁身高在1.65米,回答:‘到派出所了’索梦羽闻声看进去,见面苍白、冷静、沉着的老板代用手托着下额放在写字桌上,‘派出所在什么地方?’代:‘出门沿右马路200米’到了派出所,索梦羽看见发烧的谢小卿的胸口一红肿的脚印,被警察安排坐在接近空调机靠窗的地方,空调机放的是冷气,窗是开的,外面是风雨交加;上半夜,在陌生的派出所周围,索梦羽四处寻找公用电话,在返回案发地的中途接近《好又多》超市的巷子里一间小甜品店用坐机拨了公安局指挥中心值班电话、督察监督电话,仍然无果,担心作案警察利用空调机放的冷气和风雨顺开窗侵袭伤后发烧的谢小卿,进行深度谋杀,返回派出所背谢小卿回出租屋了,半个月后,搬家,住进了徐绍高的八楼,每次背谢小卿上楼;用谢丽娟当着徐绍高的面给我的小型电饭煲每天坚持煲汤、粥食疗;]还存不存在?”卖开水的儿子开门出来:“怎么?不能倒?”金现场发威制止索梦羽合法保护未成年谢小卿生存健康被侵袭、控制索梦羽尽法律责任、顶力操纵犯案人继续:“垃圾可以倒!你不让倒,总不能让垃圾堆放在人家门口啦!”索梦羽:“每户有倒垃圾的位置,为什么可以倒在这里?”金:“别人住的倒垃圾处封了!”见索梦羽转身退出现场,狡诈的金知道索梦羽是到其它部门上访在梅台巷北定点《水果摊》遇上班的金、为了阻止索梦羽上访而勉强来此敷衍了事,所以,紧跟在身后:“你们是邻居,相互商量商量一下嘛”索梦羽扭头斜视金不客气加重语气:“有得商量,还需要什么投诉?”走出梅台巷。

    2010年6月29日上午8:15时索梦羽从梅台巷北定点《水果摊》遇上班的金一路走到梅台巷25栋东1门共6栋宿舍距离,索梦羽提到:“因‘平安居委会办公室主任兼党支部书记徐常娟擅自失职态度鲜明在办公室严肃明确强调自身身份是学生,不会处理居委会管理垃圾事务、再三指出垃圾工人是《城环卫》管理、居委会无权利开除任何一个垃圾工人’一事,二度到街道办事处找不着金书记的前提下,反映给仁(女,约50岁)主任现场打电话于平安居委会办公室主任徐常娟而徐置之不理;有一天下午下班时间,徐常娟经过梅台巷25栋,居住楼上80多岁的老姨妈都谴责徐常娟--‘(她)结了婚的啦!生育了有后代的啦!还是什么学生未成年!’金书记怎么会非法雇佣童工!”金流露出战胜的喜悦:“仁主任!已经休息去了!不上班了!”索梦羽:“退了休?”金:“(仁)身体不舒服!徐主任是学生!她是学生分来这里工作的!”索梦羽:“老姨妈指出她是在文化坊居委会工作,认识了派出所的警察杨结婚、生育后调来这里工作的!至于垃圾工人是《城环卫》管理一事,前天,《城环卫》的汽车停在这里现场办公,我专门落实了,垃圾工人的工资是在居委会里领的!”

    2010年1月底,因所谓《廉租房》,索梦羽第一次向金投诉中山路街道办事处安排《廉租房》杨主任(女),金推卸责任:“是社区那边的!”投诉《梅台巷居委会》甘主任有所为:2008年覃章凤《住医院》和出医院后住在梅台巷4栋4门5楼东期间,索梦羽三番五次请求去医院探视和入梅台巷4栋4门5楼东照顾覃章凤被甘制止;而《廉租房》案,不是索梦羽请求和申请的,甘却三番五次强逼索梦羽入住,还主动用自己私人手机强迫索飘然联系索生英,于2010年1月25日中午索飘然索生英闯入梅台巷25栋谢小卿睡觉的地方,索飘然狂叫:“年前年后政府就要拆了这个违章屋!到时你没屋住,不要找到我那里!区长亲自点名给你一套《廉租房》不要,你是不是还想回疯人院去住?妈不在了,进了疯人院没人取你出来!” 提到2009年,为《廉租房》一单表找不到金,请仁主任转交给金,仁提出由索梦羽自己给金,三番五次没找到金,索梦羽和谢小卿一同交给了区公安局政治处副主任、驻梅台巷居委会调解员谢先锐;同时向仁投诉拖垃圾的有所为,仁:“生活区垃圾是每天两扫一清、日日清!从来没听说生活区垃圾还留着过夜!荆州为创省级卫生城市现在省里正在着重抓这个问题,怎么可能有生活区垃圾三天拖一次的做法?” 金听到这里,面色一沉、眼一瞪,索梦羽就知道金是执行土中屋计划者、仁肯定有不测的灾难,来的如此及时,半年时间,仁回家休息去了!提到2005年12月20日疯人院案,中山路街道办事处主任殷永华能顺利得逞,是因为覃章凤自己认为曾经有贡献于中山路街道办事处、现在家有灾难中山路街道办事处良心发泄补偿给覃章凤--原信访科蒋跛子的女儿、工会伍主席的儿子伍远胜是中山路街道办事处继职家属工,报名、考试只是个过程,有没有通知覃章凤知道?索梦羽追问金是不是因中山路街道办事处有过殷等犯诈骗案而置之不理垃圾案?听都没听的金,一句“不存在!”打发2010年1月底索梦羽第一次向金投诉,--金立在中山路街道办事处办公楼三楼走廊面对中山路街道办事处大院发威“不存在!”是宣布没有索梦羽这个人及投诉一切的存在!

    2010年6月28日下午14:50时后,索梦羽到平安居委会办公室,在楼下外面见徐、金、刘(女青年)主任现场议论如何扩建居委会办公室达标300平方米使用面积,徐在金面前争取的表情、请求的眼神、加用左手极力抓后胸痒、抓不到的后上胸有一块皮肤被抓伤,抓得金扔下《保险公司》两男青年公务员在菜市场,徐、金、刘走出了梅台巷,西去《沙隆达广场》勘测地势扩房便于金给徐抓痒的同时为医院创造经济--关门打狗、杀人都死无对证!于2010年9月上旬动土扩建居委会办公室

IMG0017AIMG0017A

IMG0016AIMG0016A

IMG0015AIMG0015A

http_imgload[24]http_imgload[24],居委会办公室未达标300平方米使用面积的平安居委会办公楼的一楼使用面积全部改作门面、安装三个卷闸门、¥1200元/月租、¥400元/间一直出租给菜市场使用,省级城市海口市《万福新村》的居委会办公室在一楼是一套两室一厅住房。

    2010年7月1日上午8:50时,索梦羽自费提供蛇皮袋装入金在职权内规定垃圾可以倒的梅台巷25栋东1门垃圾门外的垃圾提到中山路街道办事处金书记办公室门外,金盯着蛇皮袋,停止了与居委会杨(女,龄近50岁)主任的谈话,不理会索梦羽陈述什么:“我叫你们邻居相互商量商量一下的呢?你现在去找徐主任吧!”索梦羽:“你只是单方私下交代我和邻居相互商量商量,而对我的邻居是公开宣布__垃圾可以倒!你管辖内居民的垃圾不能供在居民的门口!--是你在位的规章制度,所以,今天、以后,只要有不是梅台巷25栋1门住户的垃圾倒在梅台巷25栋1门垃圾洞门外,我就义务为你这个中山路街道办事处金书记提来,等待你这个中山路街道办事处金书记落实安排你所管辖内居住居民的垃圾有地方倒为止,我是个无业人员,有时间支持、配合你这个中山路街道办事处金书记的工作,能有幸为你这个中山路街道办事处金书记打一份临时工、绝对不用担心无处领工资!"蛇皮袋装的垃圾倒在金坐在办公桌能见的办公室外的走廊靠外缘后,转身下楼了,只听金:“张师傅(还是叫的老张),这里有垃圾,快点扫走!”索梦羽走到院子中央,被和仁同一办公室的女公务员李阻挡:“你手中这个袋子拿给我来!”索梦羽闪开了袭击的手:“我免费为街道办事处打工!还要没收工具?”金咆哮:“马上安排!把你关起来!”索梦羽:“在这个辖区内按照你的职权规定办事!你自己说的!一言九鼎!”和金交谈的杨:“索梦羽!你太过分了!”索梦羽:“关你么事?你知道?”失态金连声怒吼:“你滚!滚、滚、滚!”索梦羽离开了中山路街道办事;事隔数日后的一天下午,已过下班时间,索梦羽在中山路街道办事处外面观察了一会,无一人出来,公务员应该回家了,只见居住梅台巷23栋1门6楼西《农业银行》主任王来中山路街道办事处外墙,五分钟后开走一辆黑色轿车,索梦羽走进中山路街道办事处院铁门,寻找公务员职务公示栏没了!换了!转身在巡视看门师傅同时,见到《男子汉OK厅》李逗留在办公楼里正在跟金叫的张师傅咕噜,视线直照索梦羽,索梦羽走出来,李、伍远胜骑摩托车出来,入了步行街;隔日晚上,索梦羽在《文化坊烧烤》占道经营处遇伍远胜等四男:“伍远胜,你的顶头上司金书记叫什么名字?”伍远胜:“不知道!管那么多__他叫什么干什么!”

    C、2010年6月30日上午9:00时过,索梦羽在中山路派出所办公3楼副所长龙昌林办公室门口等龙昌林,见龙来:“办公室的公务员正在指责我报假案:‘不可能拨两个不同手机号码都不接!绝对不可能!’--是在中山路派出所办公院内拨通的!”随龙进办公室:“我是中山路派出所辖区市民,现租住在平安社区梅台巷25栋,请问中山路派出所分配在平安社区在职执法警察?”龙一直不理索梦羽,索梦羽继续:“我到派出所来找平安社区在职执法警察报案的--正式立案:我现在的房东刘心义非法设置黑市监狱、年年实施黑市刑罚,对我的孩子身体健康有极大的杀伤力和攻击力!今年实施黑市刑罚是用狗、猫伤杀、攻击我的孩子身体健康,为此,我两个月来,三番五次到平安社区请求调解无结果,又请求中山路街道办事处仁主任和平安社区徐主任通电话、仁主任亲自到平安社区叫丁伟去看现场,徐主任、丁伟根本不理中山路街道办事处仁主任,所以来这里报案。

    昨天沙市区公安分局治安队长王连生到梅台巷25栋查看堵场,听我陈述同时看了现场的狗毛、尿,治安队长王连生交代属于中山路派出所管理,叫我来这里报案;我曾经数次在沙市区公安分局政治处副主任办公室报案,谢主任答复是必须由平安社区在职执法警察陈述谢主任听,最近一次到沙市区公安分局政治处副主任办公室谢主任安排了姓汪的作了记录备案后,今天,我才来这里报案:我的房东刘心义开非法监狱,今年实施计划用狗和猫及其毛、屎尿谋杀我和孩子!我居住的左边一墙之隔是23栋2门4楼东租《恒春茂药店》仓库喂养狗,24小时关在内,狗尿顺装狗尿的盘从屋内流到路上、盘里狗尿倒在我住屋北《八一旅社》楼梯下面被23栋1门1楼西曾经卖开水给护士的修厕所挪用了盖封了的下水道口处、狗毛飞到我住屋内每个角落、狗屎倒在我住屋东垃圾洞门外,5月上旬《津奥房地产》姓周的指出,《恒春茂药店》仓库已通过书面解除租用合同交还给了《水厂》,《恒春茂药店》无权使用仓库屋、转租喂养狗更是违法的,我曾经找《恒春茂药店》男售药员申谈,提到有人指出已书面解除租用仓库合同、租用户应该找《水厂》租用是合法的,申:‘我们都不管,你管太多了!你是派出所的查户口?’喂养狗主人是北京的,早在30年前迁入沙市,女姓魏,1998、9年沙市《金手袋案》涉案入狱现释放;猫是23栋1门1楼西女姓熊曾经卖开水给护士的喂养,猫屎尿和煤灰倒在我住屋东垃圾洞门外,2007年春天,护士宿舍被盗,我被熊主动攻击后指出熊有所为和盗案中破绽,熊激怒后,从屋内拿菜刀冲我砍,我有报案,出警是派出所矮瘦的邓、陈辉二警察,2008年冬天,23栋1门1楼西加搭屋和瓦工邓及拖垃圾周三人合演了一处好戏,熊借故指出邓搭屋质量不合格,工钱打折、拖欠工资,邓私下走关系,派出所李森林到搭屋未完工现场看后走了,每次拖垃圾周下半夜来拖垃圾,不知从哪里装满一整车垃圾,不出100天23栋1门下水道污水、粪曼出,熊的合法丈夫王故意叫喊:‘这个是车压下水管破’夏天,污水、粪曼成塘,23栋1门3楼东住户1994年建梅台巷15栋--25栋和胜利街260号后院《奥星宿舍》的《津奥房地产》经理王定权的妻瞿向我示威:‘这里可以抓鱼’我用砖砌了一级台

http_imgload[21]http_imgload[21]。”

    龙:“你叫什么名字?”索梦羽:“我叫索梦羽”龙:“身份证?”索梦羽:“我的身份证是因中山路派出所辖区警察王礼义结合中山路街道办事处科长蒋在我的孩子接近入学年龄的前一个(2000年)冬天赶我和孩子出沙市后,在外地被盗了,2005年11月,回沙市,我和孩子坐在中山路派出所的门内办理户口窗公共厅有桌的椅处时补办的,是我自己出的钱”龙:“都是自己出钱!”;

    索梦羽继续报案:“我和孩子是2006年1月4日住在梅台巷25栋到现在:

    1、第一年的(2006年1月28日,农历)腊月30的早上,我上屋顶打扫,清理垃圾堆在梅台巷25栋东1门垃圾洞口外,垃圾的高度和我住的房屋一样高

    [围绕土中物计划用垃圾埋葬索梦羽、谢小卿,开春后让其感染内脏器官、通过医院急于至死索梦羽、谢小卿后,香港的谢铮民追究责任理由是由于房屋被调包--屋顶垃圾感染、最终由章继武赔偿一定的因为房屋拆迁的不合法的部分经济而收索梦羽谢小卿的尸体!

    一计划未能得成!继诞生了第二步计划--非法设置地下妓院:

    住进初期--2006年1月28日至2月28日一个月里,屋内抽水马桶周围长期曼粪,索梦羽自费自己动手修补的,刘心义主动登门带蔡汉平入曼粪的屋内袭击索梦羽:‘这是我的邻居!’交代蔡汉平:‘你在这里忙!你忙!你忙!’蔡汉平:‘好!慢点走!’妻主动登门袭击索梦羽:‘你高中同学李世红现当老板了,在荆州城北门外开招待所,你去找她,到她那里去帮她、做她帮工!’围绕夫妻实施二计划,反复诱逼,通过收水电费,查出索梦羽自己用¥5元购买了节能电灯泡5W换掉了原安装的60W普通电灯泡,同时,指出了原电表度数底数是91度,索梦羽不可能落入地下妓院成为妓女,便私自三番五次停水电,见到索梦羽就采取强逼措施--夫妻二人三天两次骂大街:‘你这个门口堆放的废品,难看死了!哪里好去到哪里去了,我的屋不是让你来做这个的!’由梅台巷栋一楼西养花刘杨夫妻监视覃章凤的出入,告诉刘心义赵志秀夫妻,刘心义赵志秀三番五次在街上骂覃章凤:a、‘她(索梦羽)在住的顶上堆那么多纸皮,谁扔烟头燃烧起火、烧着了电线要她坐牢!’索梦羽听覃章凤讲了分析给覃章凤知道:‘这个卖开水也骂我,纸皮燃烧起火要我坐牢,我指出,只有她放火借纸皮烧电线,纸皮是堆放在护士住的防盗窗下靠墙、《恒春茂药店》仓库的顶上,楼上的烟头不可能扔到纸皮燃烧起火!房东提到就是房东有计划扔烟头燃烧起火、烧电线!’;b、‘你的姑娘住我的屋,一分钱不交!你叫她自己亲自交钱给我!你跟她交什么钱?’;c、覃章凤来看索梦羽,赵志秀和女儿刘晶一起骂大街,掠夺了覃章凤和亲生女、外孙一起度过晚年天伦之乐的权利:‘你没让姑娘出嫁,凭什么不能住在你的家里?’其目的是加速土中物发展创造经济!有一次,刘心义袭击索梦羽:‘哪里好,去哪里!我这里被你搞得乌烟瘴气!我不给你住了!’索梦羽:‘我住这屋,交了¥470块钱了,期间,你三番五次停水电;我初住这里杂草丛生,四处是狗屎,全是我打扫的;这里一条哪里是住人的?’刘心义:‘交了什么钱关你什么事?哪里没人住?这里住的还是护士!’索梦羽:‘护士住二楼,这里是厕所和洗衣服的地方’刘心义:‘我不要你打扫!’2009年,三门东化粪池房进行修整后,住进了龄近80的一对夫妻,2010年转卖后,租住进了近郊的三口之家。]

    2、期间,我的房东刘心义两次主动组织进行了《水改》、《安装天然气》,每次,我住的周围的地的土挖了堆放在地面上的时间超过一季度,因挖地实施计划而堵的下水道三番五次蔓粪,今年春天,刘心义借修理蔓粪对下水道DSC01223

DSC01223DSC01223


 

DSC01222

DSC01222DSC01222DSC01225

DSC01225DSC01225(《八一旅社》处)改道挪用方块石DSC01273

DSC01273DSC01273


 

DSC01272

DSC01272DSC01272DSC01270

DSC01270DSC01270(图内站在方块石上面的是刘心义的妻赵志秀现场指导站在改道沟里的工人李)铺路,方便进出堵场的人、为转运土中物往来的摩托车行使

http_imgload[22]http_imgload[22],同时,在梅台巷25栋1门的垃圾洞前方、垃圾车出入道处用方块石垒起占道

http_imgload[10]http_imgload[10]

http_imgload[25]http_imgload[25],目的是指使垃圾车贴近我现住房、停在门口、一锹一锹的垃圾在装进车的同时,封锁了3、4天发霉的垃圾散发的臭气送入睡熟了的孩子的肺里,这5年里,每一次拖垃圾的时间,无论是黎明还是早晨,都是我的孩子进屋睡觉后约2小时后睡得正熟的时间;刘心义现场指使改道李某撬掉我砌的台,我提出:‘我砌的由我撬掉,你认为我砌是违法,你可以叫相关部门抓我、关我!但是,今天你撬掉这个台,你打开这个下水道盖让我看,只要下水没有墁平盖、你找人疏通了,上午通、上午我即刻撬掉,下午通、下午我即刻撬掉。’《水改》是2008年11月18日我母亲死日开展的,挖土时长4个月,目的是阻止我母亲的魂缠身!因《水改》人为制造下水道堵塞已两年,反复疏通了三次,用方块石垒起占道数次DSC01219

DSC01219DSC01219

http_imgload[25]http_imgload[25]DSC01268

DSC01268DSC01268个中绝对有杀人计划存在!而这一计划的幕后策划者至少有一个是医生;实施这一计划的幕后指挥者…”龙打断报案:“你讲给平安社区的徐主任听,由徐主任讲给我听!”索梦羽:“即使我是个罪犯,应该根据事实结合法律而定所犯的罪行!然后才能执行刑法;我的孩子是无辜的,国家法律为什么允许开黑市监狱杀我的孩子?为什么不让我亲自交代清楚一切事实真相?而是采取措施置我和孩子于死地!我是在执法基层报案、立案,不是反映什么纠纷请求调解!,你是在职辖区警察,否则,我和你话都没得讲,即使面对面都不认识!”龙:“你先去居委会!”索梦羽:“已经去了两个月了,去得太多了,居委会不理,等于一次都没有去!我请你必须到现场看,落实我报案的真实性与否?”龙:“我下个星期再去!”索梦羽:“通常拨打110报警,警察都要到案发现场”龙:“呵!老杜!(和龙同办公室,龙进办公室后,杜起身离办公桌立办公室门外”索梦羽:“ 我在二楼办公室找梅台巷社区侯忠科警察查询平安社区在职辖区警察,侯警察指出是这间办公室的你和协助你的这位警察二人,半小时前,这个办公室的门是你同办公室的这位警察开的,我进来报案,阐述找平安社区在职辖区警察报案后,问这位警察姓,这位警察(男,龄近60岁,便衣着装)反问我是来报案?还是来问他的姓?接案必须有警号对吧?我又一次找文档办公室的陈程落实,你的第二个电话号码是陈程抄写给我的;这个城市里有杀我的事实案件存在,我在家里的辈分还是比较年长的,你的同事陈程是我母亲的姐姐的后代里的第四代重孙子、陈程的外婆是我的姨表姐…”龙:“那,陈昌华(男,中山路派出所警察,龄约50岁)呢?”索梦羽:“ 今天我没有找陈昌华;我上周星期五已经来报案了,值班室的姜新警察通知我星期一来找一个叫宋戈的小孩子,我察看了值班表,星期三是宋戈警察值班,所以今天才来,在楼下办公室找到宋戈警察,我还没开口,被张诚毅所长叫我进派出所里面找你,批评我找错了、影响正在接案的宋戈警察;姜新的妻黄希曾经和我是在同一个《沙市商场》工作的同事,我在办公室打字,黄希是第二营业部布柜营业员;由于1986年,全国整党,我从《沙市商场》借调到《沙市商业局整党办公室》我是唯一一个专职打印处理整党文件知道这个城市里曾经发生的故事就必须为这个城市所用,我已经走出了这个城市和香港人结了婚、不愿意和这个城市往来而引来杀身之祸;借调到《沙市商业局》和黄希的父亲又是同事,姜新居然指使我找宋戈是个才分来两个月的小孩子!在2000年的冬季,分管梅台巷社区的王礼仪警察和中山路街道办事处的蒋科长主动找上门,当着我母亲的面袭击我:‘她不能住在这里!她只适合住农村!’2001年的夏季,是我的孩子入学年龄,被王礼仪警察和中山路街道办事处的蒋科长的袭击吊销、强占了我合法生育出的孩子合法接受法订九年义务教学期!(中国的法律是不是擦屁股的废纸!只是在围绕土中物发展的旗下时长15年是厕纸!年年、一直在持续!在2008、9年、2010年,通过网站,索梦羽两次发贴入公安部信息网络安全报警网站。)2005年11月18日,回家到沙市后,来这里报案,(王礼仪见索梦羽就开口叫:‘牵孩子回去!’)这里的毕中举犯案,(同犯:钱磊、李维才、蒋国万等6警察)关我和孩子进疯人院、孤儿院,都是这里的执法警察!


 

    3、今年实施黑市刑罚是用狗、猫伤杀、攻击我的孩子身体健康计划,目的是借蚊香燃烧熏达到感染肺制造案死我的孩子(谢小卿)观察四年里的夏天我有使用蚊香,今年绝对使用蚊香,让我的孩子死在亲生母亲手里,事实是今年夏天我没使用蚊香;夺走了我的一切经济:每天¥8块、¥10块买栀枝花;每夜一瓶风油精,擦得我的孩子叫,计划我成市场经济,而我是计划经济,我的钱不是用来买栀枝花风油精的,即使是有钱买栀枝花风油精也不是这样用的!我有权利报案!希望在职接案辖区警察能及时到现场!”索梦羽见龙叫杜入办公室讲与索梦羽报案不相干的内容,同时担心被警察关押,不够胆坚持呈诉,即刻离开了。


 

    2010年7月2日,是龙昌林当班时间,夜晚19:50时,索梦羽来到中山路派出所报案室门口,只有副所长龙昌林一人坐在木制长沙发里看电视,索梦羽立在报案室门口询问是否有到现场、什么时间正式接案?龙昌林不答,索梦羽话题入案:“2005年3月22日,我的孩子在广州新市《百信广场》被袭击(至今伤未痊愈)案,直接策划者是2002年从《沙市第一人民医院》眼科主任医生出去的深圳的邓延伟{2005年11月18日,索梦羽回沙市后,来中山路派出所报案时,只是怀疑邓延伟,目的是请求警察察案,(案发前后在现场活动的一个人的外表和1986年底索梦羽在沙市市政府财政金融贸易办公室打字期间见到的邓延伟的外表99%接近、眼神是100%一样,在案发现场,当索梦羽疑视坐在《百信广场》东广告桌的登处的邓延伟时,邓延伟会将头和上半身递进一尺,试探、辨析索梦羽是否能认出邓延伟)索梦羽的户籍屋被章继武打着所谓《城市规划》的空头支票、周玲的丈夫的哥哥刘传富要住《国家安全局》院内新建宿舍东四楼而索梦羽的弟弟索飘然必须要和《国家安全局》副局长汪的姐姐的已经出嫁的次女重新又一次组建婚姻洗劫一空,只有按法律程序一步一步走,报案无人接,索梦羽白天在沙市活动,四处打听2001年至2005年外出人口里有邓延伟,且陈惠经常去南方和邓延伟相聚;黄昏回到中山路派出所只见谢小卿被夹杂坐在木制长沙发里看电视的报案室里浓烟滚滚,索梦羽叫谢小卿出来坐到外面的桌的登,谢小卿叫外面冷!可是每夜到了0:00时,警察、治安联防员需要睡觉了撤出了报案室,警察轰谢小卿出来坐到外面的桌的登、趴在桌上睡觉,索梦羽不愿意中山路派出所打着接案的幌子参与谋杀案件,到市、区政府上访,到《国家安全局》找副局长汪被刘传富袭击摔头于石头地,只有和孩子在梅台巷4楼4门5楼楼梯处请求被梅台巷4楼4门5楼西(在二门间距的墙处置一双红色塑料拖鞋挡住梅台巷4楼4门5楼东住户进出)软禁的梅台巷4楼4门5楼东的母亲、谢小卿的外婆收留,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