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萍儿的博客

所有日志有一百五十三篇,为什么显示所有日志只有五十四篇?

 
 
 

日志

 
 

邓延伟集团再度残杀谢小卿(*四)  

2012-05-20 22:55:41|  分类: 杀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1年10月,田某天天路过索梦羽莲蓬摊,二人一一不作声,一个月过去了,一个傍晚,在北京路梅台巷口莲蓬摊,索梦羽见田某的儿子小谢搂着一女孩,主动招呼:“买莲蓬吃”小谢是田某安排来查事的,自然会应和,索梦羽卖莲蓬给小谢¥5元/3个;莲蓬市场卖¥10元/4个、¥5元/2个、¥3元/1个都是小莲蓬,索梦羽卖的是大莲蓬;

梅台巷23栋1门1楼西曾经是卖开水给护士的王熊夫妻的背景是因接受原地区五金公司邓(在1980年初叶和沙市胜利街264《沙市公安局职工宿舍》后院卖自来水1分钱/一担的阿婆领养的唯一一个姓汪的孤女结婚、2012年在女人街租屋卖女人裳)任务而来,参与谋杀谢小卿:


    用卖开水给护士做包装的王熊二人户籍是荆州城西门外郊区,2009年护士已经搬出梅台巷,住梅台巷不走--

2011年10月,田某天天路过索梦羽莲蓬摊,二人一一不作声,一个月过去了,一个傍晚,在北京路梅台

    

    ⑴卖开水给护士是非法的捞取护士学费外经济,目的是为卖器官收集人力资源,采取手段是训化护士从业后,用护士做包装,捞取病人的暴利而寄生;

    ⑵用护士垃圾通过老鼠、蜈蚣、苍蝇毒杀因2005.3.22案受伤的谢小卿,被能够忍受2008.1.25案剧痛坚持在厕所洗涤的索梦羽冲破了圈套,愤怒的以邓延伟为首毒杀谢小卿集团再演护士宿舍半夜被盗案,护士姚等数人当时下楼告诉熊,划破了熊等欲嫁祸于谢小卿嘴脸,第二天中午,恼羞成怒的熊在梅台巷23栋1门5楼东魏、梅台巷23栋2门2楼西汤的护驾下,拿菜刀冲索梦羽砍,理由是盗贼扔在索梦羽的屋顶的梯子被熊嫁祸于是索梦羽的梯子,让盗贼入室盗窃;


    ⑶2006年1月4日至2008年间,A熊指使其儿子王振在梅台巷25栋1门1楼垃圾洞附近拉屎,B三年里的初夏6月,王熊用每届毕业护士留下的床上用品免费给《八.一旅社》,稳定周边关系,然后履行毒杀索梦羽谢小卿计划,取索梦羽子宫补梅台巷25栋1门3楼西蔡胡销的所谓珠宝污垢、裂痕;


    ⑷邓延伟为首毒杀谢小卿集团原计划是王熊参与周转所谓珠宝运输工作,被索梦羽上访在彭先堂办公室严肃指出王的妻熊拿菜刀冲索梦羽砍案,王玮急声明:“不是我!不是我!”后,王玮核实后控制了王熊夫妻向所谓珠宝运输员发展;但是,王熊还是参与了贩卖毒品集团的运输工作,凌点后,王在厨房里包匝25厘米X25厘米X25厘米的纸箱,放在摩托车后备箱内,当时索梦羽到中山派出所报案,讲给俞知道后,王密封了厨房玻璃留下的一条缝隙;


    ⑸2008.1.25案后,给予了王的灵感,王自认为车撞索梦羽无大碍,打起了车祸赔偿的主意,算计保险公司的车险赔偿经济,车祸伤歪了王的面部,当时沿路叫永远都是歪面了,结案后,王的歪面恢复了原样;


    ⑹2010年雪夜凌晨,谢小卿回家,索梦羽在梅台巷23栋2门1楼东赌场石灰墙(被蔡毛子拆后)

DSC01271地方升火煮了一锅莲藕排骨,王冲出一脚踢翻了锅,饿了一天的谢小卿哭着喊:“好!什么都没了?”索梦羽:赶紧抓起地上的,安慰:“还有,还有,我给你洗干净后,煮开了吃”王的作为是接杨势力,控制谢小卿身体成长要以杨思缘的外形我标准,将来制造类似1999.6.30恐怖案替罪羊是谢小卿;


    ⑺2011年夏天过后,结束了杨皮子餐厅打工几个月的王熊,进入了居住梅台巷17栋的老孟的赌场上班时是中午12:00时至00:00时,赌场掏资雇王的核心是,每夜00:00时至黎明,在屋内等待谢小卿回家,用咳嗽、走动来吓唬谢小卿,让因2005.3.22案制造了谢小卿惊恐被成年人袭击防范意识与日俱增刺激谢小卿觉得在妈、在现梅台巷25栋化粪池东住的不安全,为2012.3.31案打下前奏;


    ⑻2007年秋天,王熊挪用国家下水道口盖建厕所,合伙建筑工邓某、垃圾工制造《八.一旅社》

IMG0055A下水道

DSC01225堵塞案,为遮盖刘心义、梅台巷25栋1门7楼西杨、混杂在安装天然气施工队里的员工犯罪集团利用安装天然气之便、人为砸破下水主管道案、造成2008年清明节前夕开始一直到2008年的中秋节,时长过半年的粪便蔓延案)恶劣环境

DSC01221

DSC01223

DSC01222

DSC01226

DSC01273

DSC01268[图中走在后面的孩子就是湖南籍岳阳周边农村的李魏的儿子李强,他数次拆了索梦羽的煤炉,索梦羽在不引起周边人注意、让魏忘记了后,讲给魏知,魏堵住索梦羽继续讲下去:“炉本身无破损,小孩子是无法拆开的,是小孩子,哪里有法拆开!”李魏曾经编制一陷阱拐走谢小卿--一个星期天的午后,李闯入索梦羽住屋里,拉出谢小卿要谢小卿教出李强,谢小卿态度坦诚回答:我没见到他”李要求谢小卿坐李的摩托车引导李沿街找李强,魏见到在李魏的拉扯中的谢小卿绝对是不去,魏自离开后,10分钟内,牵李强回来,围观人群依旧、李仍然拉扯谢小卿,魏发嚎:“李强的同学的大人(父母、爷爷奶奶)讲的是个大一点的男孩子带李强入屋后就走了的,就是他(谢小卿)想过一会儿,我们大人不找的话,他就拐走李强了!”叫完后,人渐散;李凌晨后接一货车下货入门面,被到厕所提水的索梦羽碰到,李即刻暴力袭击索梦羽,用双手压索梦羽的双肩:“我叫你不动!”](一直流向梅台巷)

谋杀谢小卿案;为此案成功告捷,王熊得到的直接经济价值是--居住梅台巷17栋的老孟的赌场开在梅台巷23栋2门1楼东与王熊一墙之隔,老孟主动敲开了熊门,用¥400元/月租下了梅台巷23栋1门1楼西房主是《津奥房地产》的¥20元/月的屋的用夹板隔开的北10平方米内的小半间(属楼外加搭的违章屋);

    2006年致2012年,王熊主要经济来源:


    ⑴A赚护士买开水的钱,B毕业前夕,敲诈搬回宿舍护士¥100元住宿费,C护士宿舍的电源是接梅台巷23栋1门1楼西户主姓名王丹电表,王熊敲诈护士现金购置宿舍电线,209年,护士搬走后的一天午后,王搬出整捆只要过一次20米后剩下的五、六捆有粗有细的电线随一摩托车离开了,去卖钱了,D看见护士用电器,借故断电源,称电表烧了,敲诈护士钱买电表;2006年至2007年,王开货车至温州一带,有一定的工资,但王消费比较高,抽烟、嫖娼;


    ⑵老孟赌场¥2400元;


    ⑶赚保险公司车祸赔偿费;


    ⑷杨皮子餐厅打工累计赚¥5000元;


    ⑸贩毒集团的人工费、停车费,所谓珠宝经销商梅台巷25栋1门3楼西及工人华子二摩托车的停车费;


    ⑹2012年冬天开始,王进老孟的赌场¥200元/天;


    残杀谢小卿的邓延伟集团分配给王熊的核心是--


    以卖开水做包装,推出熊用性杀人做掩护,让周边人认为在熊借助人为制造入室盗窃《护士宿舍》案抽刀砍索梦羽后逼索梦羽正视熊所为的伪装外表喊出熊卖开水是跟男人建的一起不道德的黑市交易后[熊电话叫来的是,以王勇的姐夫胡等一群人、妹夫张等一群人为主,以熊(绪兰)的弟弟一群人为次],误认为是熊的性占有者容纳不下索梦羽指出熊是依靠《卖开水本身是[和王姐(丹--护校科长)夫(胡是某经理--居住梅台巷15栋2门楼上)性交易]一起黑市交易而寄生》施加手段残杀谢小卿;


    残杀谢小卿的邓延伟集团分配给王熊的具体工作是--


    ⑴利用孩子跟孩子玩的自然规律,通过有一个外形粗壮的同龄王振训化谢小卿,索梦羽指出熊推出王振跟谢小卿,是诈骗索梦羽的免费水果吃同时还是欺辱训化谢小卿成土匪,通过几天的接触和观察后,核实了索梦羽的话,谢小卿不跟王振玩了,王振在屋内叫破嗓门,谢小卿听不见,急得残杀谢小卿的邓延伟集团转变了战略战术,换了江正民叫谢小卿出去玩;


    ⑵从2006年1月4日起至2012年4月的今天,王熊的垃圾、饭菜渣、厕纸倒在梅台巷25栋化粪池东索梦羽住东一长条,养老鼠、蜈蚣、苍蝇毒杀因2005.3.22案受伤的谢小卿,梅台巷25栋1门洞里的住户每一个都瞎了眼,没瞎眼的刘心义和7楼西的杨叫索梦羽:“你住这里,该你打扫!你知不道打扫!”索梦羽上访居委会被徐常娟一伙人殴打,年年上访中山街道办事处环卫所盛、罗,无一次、无一人管理王熊,只有口头管理《八.一旅社》,三天后,《八.一旅社》仍然丢,勉强管理《八.一旅社》的原因是索梦羽指出,《八.一旅社》用垃圾谋杀谢小卿,造成《八.一旅社》的老板老周肺切除1/3;


   ⑶熊骚动丈夫和儿子二粗壮的肥外形在谢小卿在主屋的时候就制造恐吓威逼谢小卿出外,见谢小卿在门口自己玩,有邻里孩子过来一起玩,(因为谢小卿不理王振的叫喊,所以王振是绝对不到对面跟谢小卿玩的)熊的丈夫王勇主动过来袭击一起玩的孩子,拆散孩子跟谢小卿一起在门口玩;起初江正民叫不出去谢小卿到外面玩,王勇主动过来袭击江正民,江正民不理王勇,王勇就通过暴力,搞得谢小卿不安宁,只有到南边胜利街梅台巷25栋游戏机室去玩;


⑷有了老孟的赌场¥200元/天的经济刺激,兴奋的王勇每天、每夜只要谢小卿在的每一秒的时间里,出屋对视制造恐吓威逼谢小卿身边的所以来吃饭的孩子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下半夜进一步制造恐吓威逼谢小卿一夜不归--因为半夜回来的谢小卿在梅台巷23栋2门1楼东赌场石灰墙(被蔡毛子拆后)

DSC01271处吃饭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偷听谢小卿跟索梦羽的交谈内容;


   

三、2012年3月31日星期六22:00时许,石首籍田某、陈某在梅台巷北金桥信息部门口、对面是《九洲网吧》楼下门口处摆地摊卖衣服和女式手袋回到梅台巷25栋化粪池上建屋的原养狗毒杀谢小卿的《恒春茂药店》仓库现租给她们当仓库的门口,田某捡起自己很久前摆放在外的金银花露碎玻璃杯,从索梦羽屋外围用柜子围住的柜子和柜子中扔进外围柜子屋内门口破烂堆中央,企图锥伤急得晕头转向的索梦羽脚,无法走路寻找谢小卿;

    2006年秋天,田某和丈夫周及几岁的女孩三人租住在梅台巷25栋2门8楼东,从2007年开始摆地摊、租梅台巷25栋3门东外北化粪池上建屋二楼

IMG0086A做仓库开始,陈某出现在梅台巷25栋;


    四、2012年4月4日黎明04:55时,索梦羽在屋里,屋外的柜子搭的外围上端的柜子被在寂静中缓慢移动,索梦羽在床上狂叫,只听响了一声,几乎没脚步声,索梦羽起身出来一边摆架柜子、在柜子上面加放了一袋玻璃瓶,一边叫:“你没声音了,你在这里逗留了很久了”还叫:“我们俩妈儿被栓在这里用来当猪养,调包了孩子,单独对我下手,然后用垃圾车拉走,取我的子宫卖给妓女赚钱,在社会中造谣,我承受不住孩子在外杀人、抢劫的打击而死了”索梦羽正准备进屋,以为索梦羽进屋了的东下边的贴锅块的四川籍的有40岁的杨(妻徐,湖北籍)开门走出,锁门后,回梅台巷6栋梅台巷居委会楼上去了,就是贴锅块杨作案,他穿的是一双红色胶底布鞋,搬了柜子,就对着里面喷药致死索梦羽;


    2012年3月30日凌晨的同一时间,贴锅块杨某绝对有对索梦羽屋里喷迷香之类的药品,因为连续几天的雨天,一直没出门的索梦羽在屋里睡觉了几天几夜,29日是索梦羽月经期的最后一天,当夜20:00时,无丝毫睡意的索梦羽十分清静的陪在谢小卿身边,看着谢小卿吃饭,大约接近21:00时,谢小卿出去后,按照谢小卿的交代,索梦羽收拾了一下,吃了少许的饭,看着大雨淋漓,只是想进屋躺片刻,到了下半夜起身给谢小卿送吃的,以免浪费了,结果这一躺,居然睡到了30日的8:00时,索梦羽起身后,第一意识是准备找谢小卿,一想,谢小卿交代了要回来吃的,近几天被网吧竞争生意、《龙门粥道》的熊子遨的要用绳子从网吧捆谢小卿出来等被恐吓的谢小卿,被索梦羽撒谎:“《龙门粥道》(熊子遨)那个厨师和那个女同事因工资太低辞职不做了,我见到他们搬走了几天了”安慰了谢小卿后,谢小卿才安静的睡了10个小时的觉,所以,索梦羽进了沙隆达广场西的《武商超市》,30日有活动:皇冠犁特价,几天前就准备了,买给谢小卿吃,抵抗恶劣的环境;


    2010年11月中旬,因邓延伟集团黑恶势力用狗人为制造恶劣环境毒杀谢小卿,忍无可忍的谢小卿用玻璃瓶砸进了狗屋的那一天,索梦羽用余雷的手机照入了贴锅块杨,在中山派出所交给龙昌林一一翻出来看了的,结果,没结案,相反,当天傍晚,徐正豪监督余雷一起到梅台巷25栋拿走了手机后,第二天,余雷对索梦羽的交代是--内存系统出了故障,手机照的一切消失了;


    因2012年3月29日夜在梅台巷23栋1门1楼东吕某门面外雨中独坐数小时(一直坐到近21:00时谢小卿走出梅台巷)梅台巷中央的70几岁杨某而出现在索梦羽现住屋梅台巷25栋东处贴锅块杨为了作案打响的前奏是,稳定周边一切能够稳定的邻里,具体行为是:


    ⑴收集硬币,换兑给每一个茶馆;


    ⑵提供燃炉给对面做鞋垫的烘烤鞋垫;


    ⑶煽动周边一切因换兑硬币等建交的能够煽动的邻居阻止索梦羽做吃的等待谢小卿起床吃饭,在做的过程中吵醒谢小卿后,(因惊恐索梦羽受到伤害后还是吃不到)逼谢小卿空腹出去,挨饿到夜晚21:00时后回来才有的吃饭;


    五、2012年4月7日星期六22:00时许,索梦羽叫住30岁的田某(夫周)、未婚的25岁陈某:“今夜暂时不要搬入内,明天叫出租方来这里,让对方跟我澄清是对方明天自己租你们使用,再搬入内;今天对方又说了‘不要我找租屋者’”田某击台面、举起铁垃圾铲:“你不让开,老子打死你个婊子养的!”龄近60岁女丁某等近10几号人从三层独立蓝色楼房一楼茶馆冲来威胁索梦羽,索梦羽大声解释:“去年秋天,我帮助她们找的这间屋,对方开价¥100元,她们说我只要她们交¥30元,对方不租,她们又请求¥40元/月租了,她们租屋当天,我搬出锁在赌场院子内

的这个黑色柜子借给她们暂摆货,可是到了冬天,我三番五次叫她们给我,帮助她们向(梅台巷23栋2门1楼)刘师傅借租木板叫她们换给我要用,她们一听刘师傅借租木板即刻反对‘我们明天就去买三轮车’,等到我和孩子感冒咳嗽后,才还给我,还在这里三番五次叫‘当时你是说不要了的’;她们入租后制造出那么多事端--⑴A用一张大皮毯铺在房顶借隔雨漏盖住垃圾,我上去清理垃圾,她(田某)阻止,B还教我学习同她们一样用一张大皮毯铺在房顶隔雨漏,我告诉她们我住的房子漏雨的地方是流水处,盖住了上面就成河了,更加漏雨频繁,⑵我卖莲蓬,她(田某)在北京路上堵住我的莲蓬摊叫:“自己摘的!不要钱!”,⑶A叫我的儿子晚上6点钟跟她们搬运货拉车出街摆摊,她们开工资,B收摊回这里,只要见到我儿子在,她们就怪叫有卖多少钱,⑷今年春节,元宵节后,她们迟迟才来,见我用竹笤帚在外场扫地,她(田某)叫:“你的亲戚朋友有接你过春节啊?”⑸一段时间过去,她(田某)叫我跟她找二手房,六七十个平方,我叫她到信息部,她不去,理由是不愿意交手续费,我问了楼上(梅台巷23栋1门)4楼(西)、2楼(东)(在房管局工作的),她在到二楼之前还停在这里逼问我:“要不要手续费的?”我告诉她楼上工作单位是公家的,是合法的有保证的,结果是她不要,理由是二楼的教她去介绍所,⑹她们拉这个铁架回来很响,楼上楼下对我有意见;现在,我的孩子不见了一个星期了,她姓田,她对我说是姓王,打我孩子胸部的邓延伟的妻姓田,”田某:“她是个神经病,叫你买房子是一时当你是个人了?我不姓田,我姓金嘛!”索梦羽问围观者:“是不是要用我的儿子填补她买二手房的手续费?”陈某喊:“她是给人包过的!住这里没交房租”索梦羽接着叫“我是给人包过的!给人包的!”陈某即刻笑得灿烂无比,索梦羽手里的竹拐杖挥向陈某,陈某即刻闪开走向西丁某(去年夏天,田、陈租梅台巷25栋3门北外化粪池二楼当仓库时,养了一只黑色母狗,一月后,免费给了一楼茶馆丁,丁给了梅台巷23栋1门5楼东魏)的东一楼茶馆门口,索梦羽追叫“人包我15岁,你在哪里?”黑处刹出梅台巷《梅台副食店》公安局安装的监控器处的《颗颗香专业炒货店》里的未成年男陈劫了索梦羽的拐杖,索梦羽转身扶住三轮车经过了路中间,入内拿了一条2米长木条来梅台巷23栋2门外没装路灯漆黑电线杆下面取拐杖,未成年男陈不动无语,索梦羽:“你抢我拐杖?抢劫性质是及其恶劣的喔,是要判刑入狱的,你是不是你妈生你出来?当你妈被叫是人包的,你有没反映?你都未成年,在场的成年人都不动手,你动手阻止?我平时是怎么待你的?”索梦羽拿了拐杖转身到木屋门口,冲陈某叫:“你连我被包的钱都要赚!被包的都是敢杀人才被包得到的!是你叫我杀你的!你当我住这里是第一次扫地、帮找这屋是做你奴隶!任凭践踏!我当你是我在路人中间牵的无能力的狗陪伴我的孩子,这间曾经是狗屋,你进了你就是钻狗洞,蹲在狗洞外点钱就是钱了?烧纸的钱多过蹲狗洞点的钱!我孩子不见了,一切就不存在,我能做的一切就是清理外场,一个不留,一一杀尽!我住这里是你跟我租的?你要收我租金?你是房东的二奶?房东叫你一手搭理这间屋,昨天拿我儿子换钱充买二手房手续费,今天逼我拿出被包的钱,明天杀房东的女的,后天杀房东的女儿,最后杀房东的孙儿子,房东的一切就全部划为你有!”结果她们叫110一过来即刻搬货入内,索梦羽:“不搬!警察让搬才能搬”,警察姜新叫我小一点声音,叫她们搬了进去,姜新审视索梦羽:“是什么事?”一边是索梦羽在阐述经过,一边是田、陈围住警察王登记,田:“用棍子撼了两棍子,不关她,我们天天被打怎么办?”索梦羽视姜新“她喊我是给包过的,我才抄起拐杖”姜新:“没打!”索梦羽乞求警察姜新:“我的儿子不见了一个星期了,彭先堂转告我‘是受了欺辱受了虐待!不愿意回这里’楼上楼下的恐吓、欺辱我们母子,我的孩子宁愿在外杀人、抢劫,都不回这里”姜新:“你孩子应该有17、8岁了吧”索梦羽:“只要父母在一天,孩子永远都是父母的孩子、是父母在社会里必须尽的法律中最基本的唯一责任!”田、陈一堆里的一个是住梅台巷23栋3门不知是几楼的男龄过45岁咆哮:“你发什么疯?吵得孩子不能睡觉,明天还要上学,留她在这里做么事?拖去疯人院了!”索梦羽正要讲:“(梅台巷23栋1门)5楼(西)《龙门粥道》…”梅台巷23栋3门不知是几楼的男龄过45岁的走近站在警察姜新身边叫:“是么人?拷她进派出所了!”警察姜新和警察王不语,田某叫:“跟你讲了”警察姜新:“还讲鬼!”田某停止话题,田某跟近10几号人打招呼:“麻烦了”10几号人跟田某打招呼:“习惯了!塞语拉拉”


    2011年秋天,田某的仓库搬进了《恒春茂》仓库在谢小卿住屋的隔一墙屋里,第二天就推掉了2006年秋天租梅台巷25栋2门8楼(西)住屋;


      沙隆达广场西《龙门粥道》因现住梅台巷21(19)栋、1987年就职《沙市商场》职工理发室李波(妻许)而诞生,是接袭击残杀陷害谢小卿任务,采取利用恐吓手段通过索梦羽告诉谢小卿,使谢小卿受惊吓过度,换网吧,跨出中山派出所辖区内,进行绑架后,押入《沙市区看守所》,解剖索梦羽人体取子宫卖钱--

    2000年前夕,因销所谓的珠宝市场需要,蔡宏忠的姐蔡宏梅与《中国银行》行长俞新民性行为后俞新民、妻(是1986年底长沙市财政局调任财办主任陈恭毅的长女、《人民银行》人事部经理)陈亚调任襄樊,继1987年就职《沙市商场》职工理发室(只有二理发师)临时工的刚从农村进城市的李许夫妻随俞新民到襄樊销售珠宝,续于2007年春节前夕开始,李许邀请梅台巷25栋1门3楼西蔡胡夫妻共聚午餐后,李许转交襄樊销售珠宝的商店及其市场给蔡胡夫妻在春节前夕启程进了襄樊,李许夫妻接了实施谋杀谢小卿初步计划袭击残杀陷害谢小卿任务,走进夹杂在梅台巷23栋1门1楼东连接南边一楼(二楼是八一旅社)与做鞋垫陈某门面

IMG0054A中间和做鞋垫陈某门面一墙之隔的江某的麻将馆,残杀陷害谢小卿集团具体战略战术利用溶于社会里的特殊《沙市军校》的人力市场侵吞袭击残杀陷害谢小卿任务的实施谋杀第一步计划的基地是江某的麻将馆,施展这一工作的是李许夫妻及女儿三人,还有一人是财办科长刘远民的婊子(接受刘艳萍的指使者)1986年底索梦羽离开财办打字、接手入财办打字的、至今是未婚寡妇的杨某,及梅台巷23栋1门4楼东60几岁的代堂芳共五人;

    江某麻将馆的背景是邻居章继武开厂《澳牌伐业》的经济铸成,2005年11月18日,索梦羽谢小卿从海南回来,又一次被安全局刘传富搞得不能和覃章凤相聚,被杨运文势力推入胜利街264号属《中山街道办事处》开设的《迎宾旅社》的当夜19:00时,江某来到268号凡门口聊天,索梦羽:“就是邻居章继武开厂,拆了我的屋,我和没读书的孩子今天在这(《迎宾旅社》)住呢”江某看着蹲着谨慎扫视外围的凡:“今天的张凤霞拥有¥几个亿的固定资产,一般人搬不弯她”索梦羽:“拆我屋时在我屋地里挖了东西的,一夜发财,是不是?”2006年1月4日,索梦羽谢小卿入住梅台巷25栋1门1楼东化粪池,邓延伟势力,调走了曾经是索梦羽的《沙市商场》同事网、《毛家坊中医院》医生护士熟人网、,王开炳和长女王玮势力封死了索梦羽沙市方的一切亲戚网,因1974年刘守元事实婚案势力诞生的松滋刘家场煤矿书记刘的势力封死了覃章凤娘家方的一切亲戚网,索梦羽经济拮据,江某开始为邓延伟案行动--


    第一步,凌点过后,叫索梦羽谢小卿在麻将馆里的厕所内洗澡,江某提水壶开门冲谢小卿身体,核实2005.3.22案邓延伟脚捅的是不是谢小卿?恢复了多少?怎么可能没死?”

    第二步:房东停水电,逼索梦羽谢小卿夏天入白天收费、23:00时开始免费8小时的厕所洗澡,查看核实2005.3.22案邓延伟脚捅的是不是谢小卿参与者有:

    ⑴在厕所洗衣服的吴罗老夫妻、(王)娘家是郝穴黄(老夫妻),

    ⑵周边做生意的在厕所洗地拖的梅台巷《第一烧烤》黄、三水果摊孟(四川籍的丈夫姓李)某李某和董的妻(沙市区公安分局刑侦责任程安排)、《金太阳烧烤》代(因2006年8.25案,沙市区教育分局副局长代落马而诞生),

    ⑶半夜,在梅台巷宵夜的人群里其中有一个26、7岁,自称嫁到武汉、丈夫姓宋的女人,双手提起坐在盆里谢小卿双后肩仔细察看,因为厕所门口有一个水果摊林在外,耍酒性的丈夫姓宋的女人扮友善,找林借笔纸,留下QQ号要跟谢小卿网上聊天,一月后,水果摊林不知道搬家到哪里了,2007年,梅台巷25栋《恒春茂药店》对面胜利街液化气站老板李(妻姓陈)送给厕所门口水果摊林陈夫妻一只狗,水果摊搬家后,胜利街液化气站老板李转交给弟张军;

   经历了数次婚姻无后代的江某,因2005.3.22案邓延伟脚捅谢小卿后而《喜得贵子》,叫江正民--潜江农村的熊跟丈夫林离婚,改嫁,江某子江正民就是潜江农民林熊的儿子;


    2008.1.25案后,因反复做案的邓延伟集团(汕头珠池医院急诊室医生李、黄,汕头新津派出所三头杨小耿、杨秋水、杨教导员)目的是在2008.1.25案后,叫杨思缘殴打谢小卿后,得不到治疗,制造谢小卿自然死亡在2008.1.25案后100天内的伪案,所以,杨思缘殴打谢小卿后撤离到西安,没料到,索梦羽见谢小卿呕血后,勇敢起床移出门,冒险找梅台巷25栋楼西和梅台巷23栋楼西中间夹建的三层独立蓝色楼房楼主妻姓田的龄近50岁谢某的儿子借手机拨了沙市区教育分局郭瑞的电话,讲了索梦羽出车祸一事,向郭瑞提出乞讨饭吃;一周后,拨了荆州市公安局平成斌(曾经住在胜利街262号,每天上班必须经过索梦羽的家门口)的电话,由于吃的有了保证,索梦羽谢小卿出奇的活出来了,所以,江正民列入了执行流动性即强的驯化诱导控制性特强的残杀陷害谢小卿集团任务的溶于社会里的特殊《沙市军校》的人力市场的特殊职员的一员

    江正民进入的原因有:⑴黄思缘西安之旅而离开沙市,⑵在2008.1.25案后100天内,因吕平殴打谢小卿后,索梦羽拨了文化局监督电话,文化局在《蓝蜻蜓网吧》记录了全新的第一批执行流动性即强的训化诱导控制性特强的残杀陷害谢小卿集团任务的溶于社会里的特殊《沙市军校》的人力市场的特殊职员小学生的姓名,由于背景是通过受家长指使的小学生回家汇报后,有黑市交易的家长担心因赚钱伤害了自己的孩子,一一收队,残杀陷害谢小卿集团彻底进行了调整进一步研究后行动--


        第三步:实施步骤是,江正民叫谢小卿出去玩,李波、曾经是打字的杨、策划了一起侮辱谢小卿、殴打索梦羽案,
      让江正民坐在《九洲网吧》里谢小卿身边,江某进内殴打谢小卿,叫是谢小卿拐江正民上网,索梦羽报警后,出警的戈锐和小曾,小曾叫骂索梦羽:“到底有没打?”戈锐现场教育殴打进行中的杨皮子:“你不 要打人了”杨皮子仍然有脚踢索梦羽;无赖,戈锐和小曾走了,当然是没结案了;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