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萍儿的博客

所有日志有一百五十三篇,为什么显示所有日志只有五十四篇?

 
 
 

日志

 
 

组图三:  

2013-10-24 16:16:56|  分类: 裸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组图三:A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三1
组图三:A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三2
组图三:A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三3
组图三:A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三4
组图三:A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三5
组图三:A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三6
组图三:A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三7
组图三:A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三8
        图中显示的地址是2013年的湖北省荆州市沙市区文化宫路5号,1967年底的文化宫路5号,图中《君越大酒店》中餐厅、停车场、商场和文化宫路7号《中国建设银行储蓄所》占地,是覃章凤私人在此地开设的工厂《油布雨伞厂》占地--今天的《商场》房屋就是昔日工厂生产油布雨伞厂房的东半排房屋,工厂西半排房屋被1973年的沙市市委、市政府(地址:2013年的《三进花园》)和物资局基层单位《煤建公司》分别建宿舍六、七层楼房占地拆了,工厂这东半排房屋是1973年建楼房时用的仓库;
        投入生产油布雨伞当日开始至以后的数年里,覃章凤独自一人坚持每天凌晨02点起床,到大赛巷与北京路交叉路口2013年的《安良百货》西门处的《工农食堂》无报酬打工数小时换取米汤,挑到北京路北面的文化宫路5号,必须在黎明前撑起用竹子做材料制作的伞架子的新雨伞用米汤刷入雨伞的白色布料,等待太阳出来后,刷过米汤的白色布料已经彻底凉晒干了、定型,在太阳下开始进行刷桐油,有了这一系列的过程,沙市产的油布雨伞上市赢利,同时,油布雨伞厂被沙市《东方红公社》无条件收为基层企业,借口是扩大生产:第一点面向社会招工,招入13、4岁的刘守元、邓学智、熊忠顶、王忠桃等一批未成年《计时童工》进入《油布雨伞厂》;第二点对职工医疗费执行100%报销--2013年在沙市区公安分局以西20米内的北京中路199号至215号之间《中国农业银行--24小时自助银行服务》地摆地摊数年的70几岁的田某的妻在1970年生病救治支付现金的手段是挂号费不予报销,一切采取《支票交付医院》一次结清;第三点对职工100%承担安葬费及家属的安置、慰问费采取《支票》一次结清--田某的妻的病死的一切安葬费及家属的安置、慰问费就是其中一例;在承受这三点经济开支的前提下,油布雨伞厂仍然有销售市场、保持盈利;《东方红公社》开始拍卖文化宫路5号油布雨伞厂房屋土地,1971年底在郊区组图三:A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四:1
建于《沙市市人民政府一九八九年二月十一日立》才有路标号码的红门路55号组图三:A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四:2
组图三:A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四:3
《烈士陵园》北--自解放前到1980年时期的《沙市郊区茄口子》路组图三:A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四:4
莲花塘组图三:A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四:5
组图三:A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四:6
组图三:A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四:7
西北边地购买土地,经济来源于在文化宫路5号地期间油布雨伞厂创造的纯利润,升报财政局拨款扩建厂房的经济被原《东方红公社》已改名《中山路街道办事处》、《沙市市民政局》无条件瓜分侵吞。
       1967年底至1972年底的文化宫路5号工厂《油布雨伞厂》厂房及占地被《中山路街道办事处》与一政府、二机关做起了交易和买卖:第一是串通1973年的沙市市委、市政府和物资局基层单位《煤建公司》分别建宿舍六、七层楼房占地,1970年代的蜂窝煤工厂是2013年代煤建宿舍七层楼房南院子的《停车场》供给周边宿舍住户停车;第二是勾结沙市市供销社共同《建起一栋居住楼》--2013年的荆州市对它的标示有三:1是对它东1门9套房住户户籍地址注册《北京中路320号黄家塘12栋(现有7套是居住,两套改做铺面)》;2是对它西2个门16套房住户户籍地址注册《北京中路320号黄家塘14栋(现有12套是居住,四套改做铺面)》;3是对它第一层路牌挂号《文化宫路11-1至11-20》,其中,《文化宫路11-1至11-17》是商铺,《文化宫路11-18至11-20》是《沙市区文化宫路社区卫生服务站》;文化宫路9号是1973年的沙市市委、市政府建宿舍六层楼房至2013年仍在。
       1972年开始,《中山路街道办事处》广泛贩卖基层单位土地及厂房捞取经济,其手段是采取《逐个基层单位与油布雨伞厂合并》做假象--只有《逐个基层单位的职工和厂长进入新建的油布雨伞厂车间上班参加生产雨伞,没有库存、财务转账及厂房折价经济合并》,榨取覃章凤的剩余劳动价值,给予覃章凤的就是1969年至1987年17年的《沙市市先进个人》--17个春天里的一周7天时间坐在1982年仍然存在的《工农食堂》对面的2004年依旧有的《江汉电影院》里其中一座位开《先代会》--实际一参加16个春天里的一周7天的《先代会》,开《先代会》这一周7天里第一是一日三餐免费在2013年的梅台巷16-2栋和14-3栋地是当时的《劳动食堂》就餐,第二是每天有一张电影票,观看新片或者杂技;1975年春天,覃章凤独自一人出公差《销售克兰米儿童雨伞》,公差回来,销售订单超出了《制作克兰米成年人雨伞失败堆积的废品材料》,同期诞生两件故事:第一,《油布雨伞厂》第一次改名《沙市东方红公社雨伞厂》;第二,不久的一个夜晚,《东方红公社》同是《中山路街道办事处》党支部书记刘在2013年的组图三: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一:18
《毛家坊42号》南、覃章凤家里只有覃章凤家人知道的补加覃章凤一人单独《宣誓》,加入中国共产党党员,与当年的《先代会》这一周7天里免费的一日三餐和7张电影票交换了价值--《制作克兰米成年人雨伞》是,《东方红公社》同是《中山路街道办事处》不与覃章凤商量,动用《油布雨伞厂》的经济,而对《油布雨伞厂》全体员工的交代是用《东方红公社》做抵押向银行贷款,安排刘守元等青年骨干在外地深造半年后投入生产而失败,《东方红公社》同是《中山路街道办事处》放出风声:需要油布雨伞厂全体员工动用家庭经济《起会》还清银行贷款或者用厂房还清银行贷款,没到外地深造半年的覃章凤无声的独自一人从堆积的废品材料中捡出一整套轻料铁制作克兰米成年人雨伞材料,几天几夜后,展示出一把《克兰米儿童雨伞》,惊动了《东方红公社》,主动叫覃章凤独自一人出公差到杭州《销售克兰米儿童雨伞》。
       1972年, 《油布雨伞厂》第一次搬入第二个新家,入郊区《沙市郊区茄口子》路(建于一九八八年底的红门路55号),有了职工食堂、大规模的露天生产车间--做油布雨伞撑起新雨伞凉晒白色布料、二排生产厂房,这三道风景至东向西:好景不长,1980年底,《中山路街道办事处》第二次拍卖红门路55号油布雨伞厂房屋,理由是国家扩建《烈士陵园》!
      步入2013年的红门路55号走向昔日的郊区《沙市郊区茄口子》路,莲花塘(组图四:4至7)依旧;1972年落成的《油布雨伞厂》职工食堂房屋组图三:A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四:8
组图三:A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四:9
依旧;大规模的露天生产车间土地依旧,只是杂草和种植了13年的杂树组图三:A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四:10
组图三:A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四:11
组图三:A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四:12
组图三:A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四:13
组图三:A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四:14
组图三:A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四:15
丛生,二排生产厂房地被红门路55号湖南户籍三股东开的餐厅《江南水香》组图三:A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四:16
建成楼房的后东院组图三:A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四:17
组图三:A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四:18
组图三:A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四:19
组图三:A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四:20
和桥组图三:A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四:21
组图三:A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四:22
占地,不是烈士陵园扩建组图三:A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四:23
组图三:A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四:24
组图三:A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四:25
占地--《中山路街道办事处》、《沙市市民政局》就是诈骗、贩卖土地成立!--诈骗、贩卖者是当时任职《中山路街道办事处》男书记何长林;2013年的何长林已故,但生前捞取的暴利分别为三后代在沙市长港路建三栋楼房;
        从烈士陵园扩建占了《沙市郊区茄口子》西路口土地,《沙市郊区茄口子》在沙市历史中划上了完整的句号,成为记忆中的历史。2013.8.29,烈士陵园依旧是改建中--组图三: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四:26
组图三: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四:27
组图三: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四:28
组图三: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四:29
组图三: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四:30五图中蓝色铁板围绕地是昔日墓地;
       1980年的烈士陵园占地是从组图三: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四:31
组图三: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四:32图中的阶梯开始的,

组图三: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四:33
图中绿色植物是墓地铲平后改建种植物;
       烈士陵园每一块墓地犹如商品房一样是有使用有效期的--昔日埋葬建立新中国牺牲者的墓地,2013年换埋葬者
是1980年代出生、2000年代入伍、牺牲于2009、2011年的健壮男青年--组图三: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四:34
组图三: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四:35

       1980年底, 《油布雨伞厂》第二次搬入第三个新家改名《雨伞标牌厂》,就是2013年的沙市区江汉北路第五中学的操场组图三:A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五:1
--北院墙地就是《雨伞标牌厂》北地地基,第三个新家有了门房组图三:A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五:2
(图内右西院墙连接住宅楼地)、一栋二层楼房和一排平房的生产车间、和一排仓库房屋、一排厨房和厕所及周边片块蔬菜种植地、还有东、南、西边的院墙这六道风景至北向南:好景不长,1995年,已有10几家基层单位的人员用一样的《合并》入《雨伞标牌厂》的厂长李祥垠任职原《雨伞标牌厂》更名为《化工厂》厂长,2005年底,《中山路街道办事处》第三次拍卖化名为《雨伞标牌厂》、《化工厂》的《沙市东方红公社雨伞厂》房屋土地,理由是国家扩建《第五中学》!拍卖者有当时任职《中山路街道办事处》书记的郑某和杨运文其中一人还是两人需待查、《化工厂》和《标牌厂》《合并》入《沙市东方红公社雨伞厂》李祥垠和叶红秀,李祥垠现升职民政局机关干部,叶红秀升职《中山路街道办事处》园林居委会劳资主任;
        从《第五中学》的院墙组图三: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五:3
组图三: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五:4
组图三: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五:5
组图三: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五:6
组图三: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五:7
组图三: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五:8
组图三: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五:9
组图三: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五:10
组图三: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五:11
组图三: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五:12
组图三: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五:13
组图三: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五:14
组图三: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五:15
组图三: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五:16
组图三: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五:17
的占地观察:
         1是1980年底, 《油布雨伞厂》第二次搬入第三个新家是建在农村,其占地性质是利用占地交换当地农民进工厂《两不找》,工资关系是劳动局注册《在编人员》,国家财政拨款和1972年至1980年《油布雨伞厂》的纯利润的去向首先落到了《北京中路320号黄家塘13栋六层24套住房楼》,其次剩余部分在1982年秋后落到了《北京中路320号黄家塘11栋七层14套住房楼》;
          2是2005年国家扩建《第五中学》占地是按原计划定向收《雨伞标牌厂》占地,建沙市区教育局的国家财政拨款去向被相关人员私人侵吞,而建沙市区教育局的资金来源于国家扩建《第五中学》的财政拨款中;
          3是2013.8.31,第三次拍卖《雨伞标牌厂》房屋土地的侵吞者,极力毁灭《第五中学》《农村廉价占地》事实真相,打着《省奥运需要优美环境》牌子,拉出了《依法拆迁,保护被拆迁人合法权益》的红幅组图三: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五:18
组图三: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五:19
组图三: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五:20
组图三: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五:21
2013.8.30下午15时许,第一现场串门入农民家办公三人员有当地农村里的一姓杨、男、约40岁村民,一名《中山路街道办事处》平安社区居委会主任甘艳,一名平安社区居委会临时工、“网格员”、女、40余岁邓某;
        2013.8.30《第五中学》组图三: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五:22
组图三: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五:23周边的环境--南是沙市区教育局,

组图三: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五:24与其一墙之隔的是废品站,
组图三: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五:25
组图三: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五:26
组图三: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五:27是城市垃圾加压处理站;
组图三: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五:28摄取时间是暑假的8.31,路中只有一辆卖小吃推车;开学期的路景是卖小吃的推车连推车,一直摆超过废品站。
         2013年的《中山路街道办事处》组图三:A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六:1
组图三:A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六:2
是在步行街的后面;1968年的《东方红公社》至2000年《中山路街道办事处》的门是开在1968年的中山路、 2013年的步行街组图三:A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六:3
组图三:A - xiesuomengyu - 萍儿的博客
组图六:4
,占地缩小了,被《中山路街道办事处》女书记的郑某卖了50%地盘。

       从《中山路街道办事处》贩卖土地工厂的时间分析:

       谢小卿的母亲索梦羽出生于1967.5,生出体重4.9公斤,当时谢小卿的外曾祖母没有一句埋怨覃章凤生出两个内孙女话,高兴之余,只有一句“她是个男儿身就好”--就此换起了谢小卿的外婆覃章凤对生活的激情和热爱,由于自幼至1950年代历经20余年接触中国古代传统式竹制手摇纺棉纱机的覃章凤有了灵感,1967年底开了《油布雨伞厂》,变《东方红公社》基层单位后规定喂奶时间15分钟/每次、两次/每天,索梦羽被日托在2013年的北京路《广源大厦》九洲网吧楼房地1968年初是三层楼房(2000年拆)处的一楼一婆婆家,日托费¥5角/天;1970年初夏的一天,石油站宿舍二楼203号房的李的妻蔡追入医院拉进手术室决定做人工流产的覃章凤回家,在医院手术室叫:“不要做人工流产,是个男孩!”就在覃章凤怀第三胎的1970年底招13、4岁的一批未成年《计时童工》刘守元、邓学智、熊忠顶、王忠桃等入《油布雨伞厂》的,于1971.2生出第三胎是个男婴,而《土中物》黑幕集团的后裔哪里能容纳覃章凤有后代,1971年底开始,贩卖文化宫路5号土地,1972年搬入沙市郊区茄口子,生出第三胎才一周岁,龄满40岁的覃章凤无精力坚持每天凌晨02点起床,到大赛巷《工农食堂》无报酬打工数小时换取米汤,挑到沙市郊区茄口子,少了《用米汤刷入雨伞的白色布料》这一环节,同时埋下了企业倒闭的危机根源,人类是进步的--沙市以外的地方有了《克兰米成年人雨伞》制作者,诞生了成年人使用的《克兰米雨伞》,《沙市》这方水土不出这方面的人才,《油布雨伞厂》又一次在生与死之间挣扎,由于自幼至1950年代历经20余年接触中国古代传统式竹制手摇纺棉纱机的覃章凤有《生的渴望》和对家人的责任,才《从堆积的废品材料中捡出一整套轻料铁制作克兰米成年人雨伞材料,几天几夜后,展示出一把克兰米儿童雨伞》,在中国诞生《儿童雨伞》是出自覃章凤的手,覃章凤1932年农历5月初1凌晨,出生在湖北省松滋县王家桥镇柏林大队(不是沙市!),这与覃章凤出生背景相关--

        覃章凤的母亲张某是典型的自食其力中国式家中的后代,第一次婚姻是招女婿,中国正处于被八国联军入侵后隐藏、残留在农村二期以婚姻混杂进行杀人抢劫长久战争国情,无辜的家庭出现了裂痕,连续三年内伤逝了《上门女婿》和父母,张某带着一女和家产改嫁入已有五个子女、以农工商结合的覃家做妾,次年生覃章凤,起名覃凤发。
       1934年冬天,当地《第一学问人》覃亲自教亲身女覃凤发卷线球,次年接触竹制手摇纺织机,1937年冬天,覃凤发开始独立操作,每天纺纱到下半夜凌晨2点十分,1938年,覃凤发的同父母的弟出生,起名覃峻发,寒冷冬季的深夜里,身穿长跑棉袄的覃用长跑棉袄怀抱覃峻发,坐在燃烧的火盆的一边,陪伴坐在燃烧火盆另一边纺纱织布的覃凤发,安慰着--“快了,手工操作几年,很快被机器操作取代”。
       从1940年开始,覃家开始上演白头送黑头的人间极品悲剧,覃凤发同父异母的长兄长姐一一因婚姻而走进了坟墓,覃家的损失是人死楼空,承受了数次重金陪葬丧礼目睹亲生子女戏剧性的一一埋入土里的悲惨后,意识到了一方水土参与了杂质,开始清理粮食仓库--每天送粮食给一户人家,仓库空挡伴随的是覃体力不支,过度操劳病倒了,用尽了家中积蓄,覃的劝导阻止了治疗,覃离世了,仅存的张某和未成年的覃凤发及年幼的覃峻发一家三口和空房屋及可以耕作的土地。

        1949.10起,被划为《中农》家庭成分的覃家,土地重新分配,分给覃家的土地是当地多年不生庄稼地,第一次面临死亡的覃凤发17岁,在有刘某偷窥的现场,独自一人播种,产量收成是当地第一;

        覃凤发同父异母的长兄长姐一一因婚姻而走进了坟墓灾难落到已改名的覃章凤身上,招入一年龄大过近20岁孤儿女婿,不劳动,活着白天就是吃饭、睡觉,晚上就是和覃章凤性生活,与覃章凤的母亲的第一个丈夫有着别样的表现;这时,覃章凤的母亲帮助亲生女覃章凤逃婚,结婚的房屋家具庄稼地归大过近20岁孤儿女婿所有,覃章凤逃难到松滋县米积台镇,

由于两岁半的覃章凤接触的第一台竹制手摇纺织机是小型的,是有父爱伴随而成长,路走多远,贯穿生存40年里生钱的主要手段就是起源于竹制手摇纺织机和手编织布机,母爱的本能和真爱的延续诞生《儿童雨伞》。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